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正文

巴蜀青铜文化的结构 ——兼论青铜器群视角下巴蜀国家形态与政治中心的变迁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22/6/10 来源:重庆考古 浏览:次 字号:

2022年6月2日下午,由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江苏省大运河文化旅游发展基金主办,《大众考古》编辑部、江苏省大运河文化旅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承办的华慧讲坛、南京大学考古名家讲坛、长江文化系列讲座在线上线下同时举行。主讲人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白九江研究员带来了题为《巴蜀青铜文化的结构——兼论青铜器群视角下巴蜀政治中心的变迁》的报告,讲座由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贺云翱教授主持。

 

 

一、青铜器群:早期文明政治中心的重要象征

首先,白九江研究员谈到了他对青铜器群的理解。在人类文明早期阶段,政治活动与宗教活动关系紧密,通常存在“政教合一”的特点,政治中心往往是宗教活动中心,这为我们从宗教指征来判断政治中心提供了可能。在中国上古时代,宗教活动主要体现为对自然神(天地山川和动植物)和祖先的崇拜、信仰及祭祀。青铜器是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与上层社会、权力中心有着独特而天然的关联,象征着财富,象征着盛大的仪式,让其所有者与祖先沟通,象征着对金属资源的控制,是政治权力的独占。

青铜器的大规模生产意味着手工业的专门化。青铜器因具有特定的功能,对它的使用还体现出人们的价值观。无论是中原,还是南方的早期文明社会,人们都选择将青铜器作为政治和宗教活动的重要工具。当青铜器的制造技术发展到能够铸造复杂、大型的器物时,青铜器就不再是日常生活用品,而成为拥有者身份和地位的标志。一是部分拥有这种青铜器的人意味着掌握了沟通天地的手段,青铜器成为获取和维持政治权力的主要工具。二是统治阶层还可以将对资源和青铜铸造技术的专控进一步发展为控制社会的手段。

中原的青铜器更多用于礼仪活动,并主要作为随葬品出现在不同等级的墓葬中,铜器形成固定组合,使用变得制度化、等级化。在南方地区,青铜器主要用于宗教和祭祀仪式(盘龙城等商文化直接分布地除外),在入地时更多地呈现非随葬的特征(江西清江大洋堆铜器群的考古发掘报告虽然将其定为墓葬随葬品,但一直存在祭祀坑的看法),只是到了西周中晚期以后,墓葬才成为南方青铜器的主要归属。

白九江研究员进一步谈到了青铜时代巴蜀文化的分区与分期,将其分布区域、代表性考古学文化或遗存类型以及绝对年代归纳总结如下,为大家更好理解西南地区青铜时代的巴蜀文化面貌提供了帮助。

 

 

二、三星堆王国的兴起与宝山政治中心的出现 ——夏代至商代中期的巴蜀文化格局

在谈到夏代至商代中期巴蜀文化问题时,白九江研究员回顾了大家比较关切的三星堆文化、早期巴文化和陕南地区的城固洋县铜器群,为我们揭开了早期青铜时代巴蜀文化的神秘面纱。

 

 

(一)关于三星堆文化

白九江研究员认为商代中期以前的成都平原政治中心发生过三次权力中心的转移:从宝墩文化城址林立,到鱼凫村城的一统,再转移到三星堆古城。

三星堆文化早中期,四川盆地内考古文化面貌趋于统一,包括现重庆地区(至少是长江沿岸)被纳入了一个强大的统一的三星堆文化圈层内,但两地之间仍有一些细微的文化差异。这一时期的三星堆文化遗址在四川盆地数量较少,除三星堆遗址等级较高外,其他遗址面积小而简单,遗址间等级差异不明显,可见当时的社会分化程度有限。三星堆文化向四川盆地东部和鄂西地区的扩张,可能并不是经济发展和社会分化的自然结果,而只是军事征服和扩展的结果。三星堆文化社会的统治者,通过对各地的征服和掠夺,建立了三星堆王国的政治和经济基础,导致了各地既有文化的衰落、中断,也导致了这一时期各地经济社会的衰败。

(二)关于早期巴文化

夏代晚期至商代早期,在重庆地区和鄂西地区已经萌芽了巴文化。从晚期巴文化的考古发现来看,其陶器中始终存在圜底器、尖底器两类颇具特色的陶器,它们具有不同的文化传统来源。在三星堆文化早期,鄂西地区的朝天嘴文化就已经存在较多的陶圜底器,而重庆地区则出现极少量的厚胎陶尖底杯。这样看来,早期巴文化在三星堆文化形成之初已经初露端倪,但被三星堆文化所压制而不太彰显。

 

三峡地区三星堆文化、朝天嘴文化类型中的尖底器和圜底器

 

朝天嘴文化存在较多本地文化因素(以中堡岛遗址夏商遗存为代表),可以称为“先巴文化”,但这一文化受到三星堆文化早期的强烈影响,故有学者认为其在政治上为“从属于三星堆文化蜀王朝”。到了中原地区二里岗上层阶段,鄂西地区首先摆脱了三星堆文化的控制,最早出现了具有典型巴文化特征的路家河文化,并向北到达了陕南地区,产生了宝山文化。到殷墟一期阶段,路家河文化向西已经影响到重庆大部地区,与本地文化汇流产生了石地坝文化。路家河、宝山、石地坝是第一个具有巴文化特征考古文化群,奠定了以后巴文化族群、巴国活动的文化空间。

(三)关于城固洋县铜器群

在陕南地区分布地域内有著名的“城固洋县铜器群”,与宝山文化同时代。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陆陆续续发现了26批城固洋县铜器群,分布在14个地点,出土铜器654件。埋藏地点多位于江河两岸的土台上,埋藏坑有长方形坑或圆形坑,推测主要与祭祀等宗教仪轨有关。城固洋县铜器群的时代可从商代中期延续到商代晚期,其风格特点经历了从引进到模仿,再到地方特征的产生,其自身特征的彰显,又说明了其与商文化和蜀文化的区别。结合宝山文化的分布地域和时代,城固洋县铜器群和宝山文化的创造者应为同一个族群。宝山文化属于早期巴文化群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受路家河文化的影响较深。从文献记载的早期巴文化政治中心的方位、巴文化与商文化分界的位置、陕南地区有关巴的历史地名,并从西周、春秋时期巴国活动地域向上反推,白九江研究员认为陕南大部分地方在商代为巴文化族群的分布区,城固洋县铜器群所在地应为早期巴文化的政治和宗教中心,其创造者当为早期巴文化族群之一。

1 [2] [3] [4] [5]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